被忽悠還是碰瓷?89歲老人買基金虧了80萬 狀告銀行索賠超百萬

2018-09-28:   編輯:www.lshtim.tw   來源: 網絡整理

被忽悠還是碰瓷?89歲老人買基金虧了80萬 狀告銀行索賠超百萬

  買了基金,虧了怎么辦?

  近日,89歲的康老先生將銀行告上了法庭,理由是——“該行工作人員代替其本人簽署相關文件和進行基金買賣操作違規,致使他遭受巨額損失”;而該銀行雖然承認工作人員違規,但表示不影響康先生作出基金投資的真實意思表達,康先生是合格投資者,贖回基金的行為是其本人所為,盈虧應由其本人自行承擔。

  而在兩次庭審中,康先生均敗訴。

  那么,事情的到底是怎么樣的呢?

  虧損本金近80萬元

  根據康先生向法院提出的訴訟請求來看,其表示:自己在建行北京紫金長安支行開有銀行賬戶,辦理相關存取款業務。2016年12月,取款時發現該賬戶已開通基金賬戶,且已經購買了5只基金,共計虧損本金789313.54元,具體如下:
  1、2015年4月1日,認購“建信環保產業股票型證券投資基金”,認購金額20萬元,2018年3月12日贖回金額為155668.18元,損失本金44331.82元;
  2、2015年5月18日,認購“富國改革動力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認購金額50萬元,2018年3月12日贖回金額為292984.19元,損失本金207015.81元;
  3、2015年5月28日、6月11日、6月26日,認購“富國中證軍工指數分級證券投資基金”,認購金額分別為89萬元、50萬元和20萬元,2015年6月5日分兩次贖回金額分別為386110.53元和402079.5元,2018年3月12日贖回金額為504703.82元,損失本金297106.15元;
  4、2015年6月11日,認購“建信互聯網+產業升級股票型證券投資基金”,認購金額40萬元,2018年3月12日贖回金額為294520.05元,損失本金105479.95元;
  5、2015年6月11日,認購“華寶興業醫藥生物優選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認購金額為50萬元,2018年3月12日贖回金額為364620.19元,損失本金135379.81元。

  庭審中,康先生表示,其對證券開戶及購買贖回基金情況均不知情,且一直認為銀行工作人員小常幫其購買的是理財,每次接到小常電話就去簽字。因為信任小常,從未問過購買的具體產品名稱及盈利情況,只知購買的金額。2016年,他的兒子才發現小常為其購買的是基金。

  同時,康先生還表示,2015年其已屆86歲高齡,銀行在明知其對相關基金交易含義、風險等缺乏認知能力、無法準確理解的情況下,仍向其推薦基金產品并由工作人員操作購買涉事基金,未盡到充分、明確的風險提示義務。

  在康先生看來,該行工作人員代替其本人簽署相關文件和進行基金買賣操作違規,致使其本人遭受巨額損失。

  向銀行索賠超百萬
  基于此,康先生請求判令銀行賠償其本金損失789313.54元;請求判令銀行賠償其利息損失435517.28元;請求判令銀行賠償其律師費5萬元;訴訟費由銀行承擔。

  從上述索賠金額來看,本金加利息已經超過了百萬元。而從雙方爭執的焦點來看,其實主要圍繞兩方面展開:一是銀行工作人員違規代寫,二是銀行推薦的產品是否與其風險承受等級相符。

  首先,在上述提到的關于代簽署文件的問題上,理財不二牛注意到,《投資人風險提示確認書》中需客戶抄錄的“本人確認已完成上述購買流程,并已充分了解購買基金或集合計劃可能造成引發的各類風險,本人自愿承擔因購買基金或集合計劃可能導致的各項損失。”康先生表示,并非他本人簽寫。

  而銀行方面則辯稱,這段話系單位工作人員詢問康先生之后,出于便民的目的而代為抄寫。

  另外,該銀行還表示,支行工作人員代為抄錄《風險提示確認書》部分內容,并不影響康先生購買贖回基金和理財產品的真實意思表達;康先生多次購買基金和理財產品,僅就其虧損最大的5只基金歸責于銀行,但將其他基金和理財產品的盈利歸于自身的能力,明顯不符合事實。

  其次,在風險評測問題上,該銀行指出,2012年和2013年,康先生的《客戶風險評估問卷》(以下簡稱《評估問卷》)結果為穩健型;2014年~2016年,其評估結果為進取型。《評估問卷》是由銀行工作人員當面詢問康先生,其回答后在電腦中選擇相應答案,打印后由其親筆簽字,評估結果是客觀的。

  對此,康先生雖表示《評估問卷》的簽字系本人所簽,但其他包括日期均不是其本人填寫,沒有見過《評估問卷》,《評估問卷》中所選的“家庭年收入50(含)-100萬元”等內容不符合實際情況。

  兩次庭審均敗訴
  在雙方你來我往,紛紛提交證據之后,第一次庭審的判定結果是:康先生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雖然在其購買基金時年齡較大且患有一些疾病,但其作為離休干部,應對委托單、業務回單、投資人風險提示確認書等載明的內容有一定認知判斷。康先生在上述文件簽字,可以看出其對購買基金應該是知情的,購買行為亦是其本人作出的真實意思表達。故銀行的行為不具有違法性,對康先生亦無需承擔侵權責任。

  康先生不服判決,提起上訴。

  在二審期間,他提交了兩份證據,一是其子與銀行客戶經理常某的電話錄音光盤,證明工作人員自己承認存在市場判斷失誤,配置高風險基金產品比例過高,承認康先生對整個基金交易過程不了解。表明銀行代行康先生購買基金的自主決定權和選擇權。二是提交了康先生夫妻年均收入證明復印件,證明風險評估報告是虛假的。

  而銀行對證據真實性予以認可,對證明目的不予認可。談話反映的是康先生兒子的觀點與意見,而其子并非涉訴交易的相對方;談話內容上,常某為了不將矛盾激化,是被動應付,不能作為銀行存在過錯的證據。而對證據二的真實性也表示認可,但證明目的不認可,表示與事件不具備關聯性。

  最終,法院認可了銀行的質證意見,駁回了康先生的上述。法院認為,康先生自2012年以來多次在銀行購買理財產品,并不僅僅是事件所涉及的5例基金產品。雖然其年事已高,但康先生在庭審中仍然邏輯思維清楚、語言表達準確,因而應確認其具備相應的投資知識和經驗,在購買相關基金產品時其應具有辨別和判斷能力,不存在銀行人員侵犯其知情權等情形。(媒體)

    本文鏈接:http://www.lshtim.tw/cj/cyxx/2018/0928/449923.html
    轉載請保留此鏈接!


  • 責編:財經網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