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行招行浦發三家銀行面臨美方限制?究竟是何原委

2019-06-26:   編輯:www.lshtim.tw   來源: 網絡整理

交行招行浦發三家銀行面臨美方限制?究竟是何原委

  近期國內外媒體報道有關交通銀行、招商銀行和浦發銀行在美涉訴案件事宜,一石激起千層浪。

  《華盛頓郵報》日前發表報道稱,三家中國大型銀行拒絕執行美法院關于違反朝鮮制裁調查的傳票,將面臨被切斷美元清算渠道的風險,并根據案件細節,猜測我國三家銀行分別為交通銀行、浦發銀行和招商銀行(下稱“三家銀行”)。

  受此消息影響,6月25日三家銀行股價開盤后持續走低,交行、招行和浦發銀行A股盤中最大跌幅分別達3.5%、8.46%和4.32%。上市銀行板塊也整體下挫,領跌A股。與此同時,招行、交行的H股股價同樣表現不佳,其中,招行H股盤中一度跌10%,交行H股盤中最大跌幅也達4.35%。

交行招行浦發三家銀行面臨美方限制?究竟是何原委

  當天下午,三家銀行、外交部、中國銀行業協會先后對此事作出回應。截至收盤,三家銀行跌幅均有所收窄。其中,招行A股報36.13元/股,跌4.82%,浦發銀行收報11.66元/股,跌3.08%,交行A股報6.1元/股,跌3.02%。

  據《金融時報》報道,業內資深人士指出,該報道并非針對最近發生的事件,報道中所指調查已在今年3月一審,仍在司法進程中。據了解,傳票之爭還將于7月12日在華盛頓的一家法院進行二審。另外,對于美政府是否會對我三家銀行采取措施,美地區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未予評論。目前沒有確鑿信息表明中資銀行會受到制裁,預計中資銀行應也不會失去美元清算資格,市場對此不應過度解讀。

  三家銀行紛紛回應
  6月25日,三家銀行就此事進行了回應。

  交通銀行表示,交行注意到美國《華盛頓郵報》相關報道,相關案件涉及美國法院向中資商業銀行調取存放在美國境外的客戶信息,屬于跨境調查取證的司法協助范疇。根據《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等中國法律相關規定,司法協助應當依據《中美刑事司法協助協定》規定方式進行。交行始終堅持穩健發展理念,走國際化、綜合化發展道路,積極主動遵循中國和海外機構所在地的法律、監管規則,依法合規開展經營活動,目前沒有受到任何因涉嫌違反制裁法律的調查,沒有依法應對外披露的相關信息。

  招商銀行表示,招行注意到美國《華盛頓郵報》相關報道,內容涉及美國法院向中資商業銀行調取客戶信息。這屬于跨境調查取證的司法協助范疇,依據中美兩國簽署的《中美刑事司法協助協定》,司法協助須依據該協定規定的方式進行。招行一貫嚴格遵守中國法律、聯合國相關決議以及其他適用的制裁法律,沒有受到因涉嫌違反任何制裁法律的相關調查。

  浦發銀行表示,“我行關注到境外媒體報道涉及我行信息,說明如下:事件起源于美國司法機構在對客戶進行調查時,要求浦發銀行直接向美國方面提供該客戶資料。根據有關法律法規,任何組織、個人或者其他實體均不得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向境外提供相關客戶信息資料。我行未因涉嫌違反任何制裁法律而受到相關調查。浦發銀行作為一家注冊在中國的上市公司,始終堅持依法合規的經營管理理念,嚴格遵守相關法律法規。”

  6月25日,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國政府一向以嚴肅認真的態度,全面落實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的各項決議。我們不但要求金融機構企業和個人,嚴格遵守聯合國的制裁決議,也一貫要求中資金融機構在海外的分支機構,要嚴格遵守當地的監管法律法規,依法合規經營,同時配合好當地的司法,執法部門的監管行動。與此同時,我們也一貫反對美方對中國企業進行所謂的長臂管轄,我們希望美方加強同各國在金融監管等領域的雙邊合作,包括合乎各方國內法的信息交流,通過雙方的司法協助和監管合作渠道來解決跨境信息的共享問題。”

  中資銀行遭遇美國法院長臂管轄的通常情況
  三家銀行在美遭調查一事,也讓美國長臂管轄的問題再次進入輿論視野。

  據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法律顧問卜祥瑞介紹,長臂管轄權(long-arm jurisdiction)是美國法院在民事訴訟中確定自己對案件是否擁有管轄權的一項規則。起初,長臂管轄權作為美國國內法,僅被適用于美國居民。其后,隨著國際貿易的發展,美國法院越來越多地對非美國居民實施長臂管轄權,即只要美國法院認為外國被告與法院之間具有最低限度聯系,即便該被告不在美國國內,美國法院仍可能對案件擁有管轄權。實踐中,美國法院常常依據長臂管轄權,將外國企業或個人納入管轄范圍,并按照美國法律判決其承擔責任,無論該外國企業或個人的行為是否發生在美國。

  “美國法院適用長臂管轄,往往都出于其全球戰略和海外利益,其本質上是強迫其他國家的企業或個人遵守美國法律,這既侵害了其他國家的司法主權,也不符合國際法精神,因而常常遭到其他國家的反對。”卜祥瑞稱。

  中資銀行此前也有在美遭遇長臂管轄的經歷。據卜祥瑞介紹,目前,一些大型的中資銀行在美國都設有分支機構,美國法院通常就是以這些分支機構作為“連接點”,認定這些銀行與美國法院之間具有最低限度聯系,從而對這些銀行總行甚至我境內分行行使管轄權。即便是那些在美國沒有分支機構的中資銀行,只要利用美元清算系統開展跨境業務,也可能被美國法院以從美元清算系統獲益為由,認定這些銀行與美國法院之間存在最低限度聯系。

  據了解,當前,中資銀行遭遇美國法院長臂管轄的通常情況是,中資銀行境內機構的客戶是美國法院案件的被告或被執行人,中資銀行僅僅因為是被告或被執行人在中國境內的開戶機構而被卷入訴訟,并被美國法院判決履行跨境送達、調查取證及協助凍結、扣劃財產等義務。若銀行不予履行,就有極大可能被美國法院判定藐視法庭并被處以高額罰金等處罰。

  “這些案件中,中資銀行本身往往并無不當行為,與案件原、被告雙方的爭議也沒有任何關聯。但是,由于美國法院運用長臂管轄權的廣泛性,中資銀行被無辜卷入美國法院的案件中,從而飽受訟累。”卜祥瑞稱。

  中銀協回應:中資銀行依法不應該履行美國法院的判決
  在此次事情中,三家銀行究竟是否應該按照美國法院的判決要求,直接向美國案件原告提供中國境內機構的客戶信息,一直是外界爭論的焦點。

  從上述三家的回應可以看出,本次事件屬于跨境調查取證的司法協助范疇,應依據中美兩國簽署的《中美刑事司法協助協定》,司法協助須依據該協定規定的方式進行。

  對此,卜祥瑞認為,美國法院未經中國政府相關主管機關同意,僅僅依據其國內法,就判決中資銀行向美國案件原告直接提供受到中國法律嚴格保護的中國境內機構的客戶信息,屬于典型的對中資銀行行使長臂管轄權,明顯違反《商業銀行法》《民事訴訟法》《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等一系列中國法律相關規定,中資銀行依法不應該履行美國法院的判決。

  此外,卜祥瑞還表示,通過司法協助途徑從其他國家獲取證據材料作為一種國際社會公認的合理取證方式,被廣泛運用于跨境調查取證,中美兩國之間也有相應的制度安排,并且實施渠道暢通、有效。具體而言:關于民事司法協助,中美兩國都是《關于從國外調取民事或商事證據的公約》(以下簡稱《公約》)的締約國;關于刑事司法協助,中美兩國之間簽訂有《關于刑事司法協助的協定》(以下簡稱《協定》)。因此,美國案件原告完全可以依照上述條約的約定,通過司法協助這一合法途徑,向中資銀行調取中國境內的客戶信息,中資銀行將予以配合,依法提供協助。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包括《公約》《協定》在內的國際司法協助條約都會對條約適用的范圍和限制、司法協助請求的形式和內容、具體辦理流程等事項作出明確規定,提出和被提出請求的雙方都應當善意履行,確保條約行之有效。”卜祥瑞稱。

  來自市場的聲音
  隨著事情的持續發酵,一些市場分析人士也表達出對此事的看法。

  京東數字科技副總裁、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撰文稱,這個事件的報道時點微妙,未必是特朗普政府打壓中國的主動之為,反而可能是美國國內矛盾和分歧的一個集中體現。華盛頓郵報作為美國主流媒體之一,歷來同特朗普的“關系”堪稱水火不容。

  “在G20召開前夕釋放這個信號,制造不和諧音符,華盛頓郵報頗有讓特朗普總統‘難堪’的意味。”沈建光稱。

  沈建光還表示,華盛頓郵報此篇報道,也存在斷章取義,傳播一面之詞之嫌。美國的長臂管轄由來已久,對銀行和實體企業以違規經營、洗錢等罪名進行罰款也屢見不鮮。自從金融危機以來,全球主要銀行總計被罰款超過2430億美元,即使華盛頓郵報報道有一定事實依據,罰款也是最可能的結果。

  申萬宏源研究所首席銀行業分析師馬鯤鵬則表示,考慮到三家銀行僅處于非常早期的配合調查階段,以及三家的體量和中美兩國當前的微妙關系,直接被美國制裁、切斷與美國金融體系聯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此外,上述美國華盛頓法院在今年3月的一審中以不配合調查為由,判決三家銀行藐視法庭,要求在2019年7月12日二審結束7個工作日之后,將開始支付每日5萬美金罰款,直至交出證據為止。對此,馬鯤鵬稱,每日5萬美金的罰款需支付至本屆大陪審團任期結束。華盛頓特區大陪審團任期一般為18個月,特殊情況可延期6個月,按最長24個月任期滿打滿算,每天5萬美金,2年3650萬美金,約合2.5億元人民幣,占三家銀行凈利潤0.3-0.4%。

    本文鏈接:http://www.lshtim.tw/cj/cyxx/2019/0626/611599.html
    轉載請保留此鏈接!


  • 責編:財經網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