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100分鐘對話實錄:他跟兩位數字時代思想家聊了什么?

2019-06-17:   編輯:www.lshtim.tw   來源: 未知

任正非100分鐘對話實錄:他跟兩位數字時代思想家聊了什么? 精武門 李小龍 平安智慧星吳六奇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InfoQ”。 剛剛,任正非在深圳與數字時代三大思想家其中的兩位《福布斯》著名撰稿人喬治·吉爾德、美國《連線》雜志專欄作家尼古拉斯·內格羅蓬特進行了1

任正非100分鐘對話實錄:他跟兩位數字時代思想家聊了什么? 精武門 李小龍 平安智慧星吳六奇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InfoQ”。

  剛剛,任正非在深圳與數字時代三大思想家其中的兩位《福布斯》著名撰稿人喬治·吉爾德、美國《連線》雜志專欄作家尼古拉斯·內格羅蓬特進行了100分鐘的交流和談話。以下來自InfoQ整理的對話實錄:

  1、現階段的華為問題是技術問題還是文化問題?

  喬治·吉爾德:從我的角度來說,我認為美國目前正在犯一個非常大的錯誤,美國用一些不正當的行為來禁止華為的業務,這將重塑整個網絡的格局或者說讓整個網絡崩潰、瓦解,讓人與人之間彼此不再互信。而這些技術的問題本身是華為能夠解決的。

  我覺得安全很重要,所有這些新的企業,都必須要有這種比較公平的安全的條件,這樣的話創新才能夠依賴于這個安全的環境,才能夠讓這些公司得到信任,而且在全球都能夠得到這種信任和認可。因為在全球的互聯網之中,所有這些不同的目標,3D、VR、智慧城市、時間戳包括區塊鏈,都是一些必須關注安全、解決安全的技術。

  尼古拉斯·內格羅蓬特:我認為我們目前所面臨的問題是一個文化上的問題,而不是安全問題。不管怎么樣,我們所同意的是美國目前正在犯一個非常大的錯誤。我其實也曾是摩托羅拉的董事會成員,華為和摩托羅拉也有建立合資企業,我的觀點是,我們推崇的是開放信息、開放技術,我們不僅僅重視貿易、商務或是合作,我們更關注的還是知識,我們更多考慮的是人。

  美國人曾被上世紀80年代的日本所震驚,當時日本就好象敵人一樣,覺得我們不能跟日本合作了(編者注:上世紀80年代日本經濟騰飛,GDP總量達到美國70%,最終美國聯合西歐通過迫使日元升值、簽署不平等貿易協議等多種手段做空日本經濟)。之后這一點慢慢平息了。所以,現在就像是中國經歷了日本這一段時間,我也希望它慢慢能夠平息下來。

  華為的問題不是國家安全的問題,貿易問題也是如此。

  2、未來兩年華為將減產30%,營收會下降300億美金

  任正非:我認為,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創造財富,使更多的人來擺脫貧窮。社會一定是合作共贏的,每個國家孤立發展在信息社會是不可能的。一個孤立的社會,會存在交通問題、運輸問題形成地緣政治和經濟。在信息社會,一個國家單獨做成一個東西是沒有實現可能性的。所以,國際上一定是走向開放合作。只有開放合作,才符合人類文明的需求,才能以更低的成本使更多人享受到新技術帶來的福祉。

  (我們)沒有想到美國這次打擊華為的決心如此之大,打擊的面,如此寬泛。不僅僅阻礙我們的零部件采購,還阻礙我們參加學術組織和大學活動,另外也阻止我們鏈接公有網絡。

  不過我們認為這些阻礙不了我們前進的步伐,我們此前沒有預測到情況會如此嚴重,雖然我們做了準備,就像那架破飛機一樣,但是只是保護了油箱但沒有保護全部部件,所以我預計未來兩年華為將減產30%,營收會下降300億美金,年度營收也就保持在1000億美金左右,要到2021年才會重新煥發出生機,因為這兩年我們需要進行大量的版本切換工作。

  但是等我們走完這一步,會變得更加堅強。我們沒有那么堅強的時候都跟美國在合作,等我們更加堅強的時候就更不怕與美國合作了。畢竟我們是打不死的鳥,我們已經很堅強了。

  3、即使受到打擊,我們也不會減少科研投入

  任正非:人類對社會的貢獻分為理論、工程和市場需求三個方面。中國在工程方面強,但是在基礎理論研究上還是要認真向西方學習。華為雖然每年投入巨額資金,但是移動通信、光纖通信、移動互聯網不是華為發明的,只是這些東西我們做的最好。我們現在對300多所大學、900多所機構給予支持,就是也希望在理論創新上可以做一些貢獻,我們并不會因為受到打擊就萎靡。

    本文鏈接:http://www.lshtim.tw/hlw/rwdt/2019/0617/601379.html
    轉載請保留此鏈接!


  • 責編:1330595742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今天